12米高空的惊险作业 官兵都称他“虎胆”架桥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艺高“虎”胆大天堑变通途

——第七十六集团军某旅工兵连桥梁技师、一级军士长齐虎广新闻特写

■杨磊武帅

都说老齐有点儿“虎”,初见老齐,他刚从1公里巨型桥车底部钻出,满脸的油污在太阳照射下泛着光,手拿两个空气滤清器,正用嘴对着进气口使劲吹。“用水洗,不干净。还是嘴吹好使!”三下两下,滤清器通了,他也乐了。

老齐叫雷齐虎广,是第76集团军某旅工兵连一班班长兼桥梁技师,人称“虎胆”架桥手。26年前,他参军入伍来到部队,从此便和桥车结下不解之缘。

“第一次看见桥车,真恨不得亲两口,那时大车原本稀罕物!”聊到初见桥车的情景,齐虎广至今仍激情满满。齐虎广当时想看 的是我军第一代桥车,而他的职责只是我和这台装备“人车共舞”、将天堑变通途。

齐虎广本以为驾驶桥车风驰电掣、满面风光,却我要我事情远那末 那末 简单。一次实战演练远程机动途中,齐虎广所在部队奉命在一处壕沟架设桥梁,保障部队按时通过。眼看“红军”部队即将到达,桥面却卡在了12米的高空,放不下也收不回。全连官兵急得满头大汗,齐刷刷地看向齐虎广。

“很有可能是牵拉桥面的钢丝绳卡在了桥体螺栓里。”略一思忖,齐虎广后退五六米,两个箭步借着惯性、手脚并用冲上了几近垂直的桥面里面。他一边指挥暂停液压系统,一边用木质绞棍小心翼翼地将钢绳复位原处,并且重新下令开启液压系统、固定桥面螺栓,紧张有序地组织战友继续架设。看着桥面缓缓落地,朋友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